www.594499.com

第一季豆瓣93回归的「声入人心2」还能保持高口碑吗?

发布日期:2019-07-20 15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原标题:第一季豆瓣9.3,回归的「声入人心2」还能保持高口碑吗? 来源:刺猬公社

  几句旁白,一段不着痕迹地演绎,没有太多华丽的技巧,就将一位憔悴又坚定的父亲形象展现在观众面前。

  47岁的中国原创音乐剧“大神级”人物刘岩,真正做到了声入人心。他在演唱《钢的琴》选段《练习曲》时,在候场区的其他成员纷纷起立聆听,这首歌唱哭了新晋出品人张惠妹,也成功帮他守住了“首席”席位。

  酷云EYE的数据显示,《声入人心》第二季最高时段收视率突破了0.9,相比第一季有了明显提升。

  作为国内首个没有淘汰制度的声乐竞技类原创综艺,《声入人心》第一季豆瓣评分达到罕见的9.3,获得过第25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——综艺类最佳电视综艺节目。不仅如此,今年4月的戛纳国际电影节上,湖南卫视还将这一原创节目模式,正式授权给美国制作公司Vainglorious,未来节目将在北美地区发行。

  但《声入人心》第二季能否延续第一季的精良制作,守住口碑,仍然是外界关注的问题。

  下班回到家,苏十二(微博ID)立刻在“全员首席”群里发了一张照片。照片上的房间像是一个仓库,里面堆满了相同大小的包裹箱。

  包裹里面准备寄出的,是她和另两位粉丝以《声入人心》第一季成员为人物原型,合力设计的“全员首席”游戏卡牌。她在群里通知,“大家耐心等待,马上就发货了”。

  今年3月份,苏十二发起了一次卡牌众筹活动。活动结束的时候,很多声粉“哭着”留言,说没买到“全员首席”卡牌。于是在群众强烈的呼声下,她又发起了第二次团购,也就是这次发货中的卡牌。

  “最初的灵感来源,是看到蚕蚕画了成员们的卡通形象,还做了抽卡的gif图。我和洛南都是阴阳师和三国杀的游戏爱好者,然后就想是不是可以基于他们设计一个让粉丝们可以一起玩的游戏。”苏十二告诉刺猬公社(ID:ciweigongshe),“你知道梅溪湖的本质是‘搅和’嘛。”

  苏十二向蚕蚕征求了授权,和洛南一起研究怎么设计游戏。“真的开始执行的时候还是挺辛苦的,要考虑到很多细节,比如人物技能之间需要有一些制衡和平衡,更重要的是我们不能脱离人物(成员)本身的特点和‘梗’。”两个人耗时两个星期,每天都聊到后半夜,总算初步搞定了卡牌的人物技能和游戏规则。

  因为认识唱美声的朋友,苏十二很早就入了歌剧的“坑”。“节目开播后,我注意到朋友圈有很多媒体朋友都在推荐。去了解的时候发现,居然有这样一档节目能请到廖昌永做出品人,去关注美声,还是挺想看看的。而且湖南卫视的制作,在娱乐性上面应该是可以保证的。”

  苏十二就这样踏进了节目的“陷阱”,越陷越深,她利用节目素材剪辑过很多视频,帮助节目在社交媒体上进行传播。有的视频还被成员们转发点赞,苏十二特别感动,觉得自己付出努力没有白费。

  作为一个竞技类综艺节目,《声入人心》的神奇之处在于,尽管第一季的节目在今年1月份就已经打板收官了,可直到第二季开播前,粉丝们都还有一种节目仍在继续的错觉。而且最后一期播出后的半年时间,还有大批观众前赴后继地跳进“湖”里。

  直到现在,《声入人心》还保持在微博综艺类超话榜第一的位置。音乐类超话中,虽然排名时常变动,但是榜单前列从未少了成员们的身影。

  这种“此时无声胜有声”的效果,离不开节目呈现的优质音乐作品和成员们的后续曝光。

  跟拍多场巡演的粉丝湖边的豆豆(微博ID),就在近期发出感叹:怎么播出半年了我的歌单还是《声入人心》第一季的歌曲?

  节目选曲多来自优秀的歌剧和音乐剧作品,这些歌曲本身就具备很高的艺术性。在硬件配备上,节目组邀请了专业的音乐人去进行编曲、伴奏及学员指导,例如经验丰富的音乐总监钟兴民和声乐指导黄韵玲,以期能够呈现出让观众接受度更高的作品。

  比如第一季第三期正式竞演时,王晰和高杨的二重唱《她真漂亮》,在很多人心里都有“白月光”的感觉;第四期的《鹿 be free》原本是电影《熊出没》的主题曲,在融合了美声和音乐剧唱法后,让很多观众惊呼,“光头强”的歌还能这样唱!

  四位成员组成的“阿龙川蔡”组合作为踢馆歌手,参加了《歌手2019》的竞演,他们凭借过硬的实力,最终拿到了总决赛季军,同时也借助节目的人气,让更多人倒回去关注《声入人心》。

  今年的4月到6月,《声入人心》和保利联合举办的巡演陆续登陆全国16个城市,粉丝一票难求。

  由于节目的录制地点在梅溪湖,粉丝会亲切地称成员为“梅溪湖36子”,称自己为梅溪湖女孩(男孩)。

  《声入人心》和团体选拔形式的比赛不同,节目并不会要求成员成团出道。但由于集中生活3个月,期间又会一起排练合作二重唱、三重唱,“36子”彼此之间的感情非常深厚。

  即使在节目结束之后,也可以看到他们之间频繁且有趣的互动,有时候是“他来看我的演唱会”,有时候是“说走就走的毕业旅行”。

  很多梅溪湖女孩和男孩们,也乐于成为36人的团粉。他们以喜欢一个团体的态度,去喜欢所有成员,36个人任意排列组合出席活动,都可以叫“声入人心男团”。

  做过影视宣发工作的苏十二也认为人是最重要的因素:“综艺的形式其实都是服务于人的。这档节目最成功的就是,它很好地把绝大部分成员的特点和打动人的地方展现出来,让观众记住他们。”

  第一季选手郑云龙的出圈效应尤其明显。在台上,他留给观众的印象是高冷的“音乐剧王子”,下了舞台,他一反高冷的形象,不拘小节,这样强烈的“反差萌”,反而比单纯的王子形象更受欢迎。

  他深爱音乐剧。今年四月,他的音乐剧门票开票即售罄,他在微博感谢粉丝时写道:这一分钟,我等了十年。

  “一是今年高校招生的报名人数增加。”廖昌永提供了一组数据: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剧报考人数比往年增加40%多,歌剧报考人数增加了30%多,其他专业的报考人数也都有10%以上比例的上升。“二是像这样的‘神仙们’横空出世之后,对音乐市场会有非常大的推动力。以前演唱会的售票会很火,现在大家多了走进剧场的动力。”

  尚雯婕在接受采访时补充,“第一季播完之后对市场影响很明显,对于音乐剧和歌剧的爱好者,原来市场上为他们提供的产品很少,没有系统的平台,这部分市场原来处于沉睡的状态,现在这部分市场被激活了。”

  如果你从一开始就关注了这个节目,一定会发现《声入人心》在开播时,收视率并不理想,直到后期才有一些起色。

  对比今年湖南卫视另一档音乐类节目《歌手》第七季,收视率差了一大截。两档节目播出的时间差异虽然会给收视带来一些影响,但不可否认的是,《声入人心》一开始可是名副其实的“小糊综”。

  “其实从节目角度来说的话,这不算是一个太成功的地方。”苏十二因为剪辑视频和制作卡牌认识了很多朋友,她觉得对于真正的路人来说,节目出圈更多是通过“声入人心男团”参加《歌手》的竞演。

  “一方面还是受到了声乐类型的限制。” 苏十二说。实际上,音乐剧和歌剧本身有很强的审美壁垒,“圈外”人很难跨进来。节目在宣传上也会通过“高颜值”“高学历”这样更为“通俗”的亮点去吸引观众。

  另一方面,苏十二觉得节目开始的定位不是特别明确。“我之前有跟行业的朋友讨论过,定位不明确,它的宣传就没有一个很好的落点。根据我们的经验,大部分节目如果第一、二期爆不了的话,后期再爆的可能性会非常弱,所以综艺节目的宣传经费通常会压在前两三期。”

  节目开始的宣传路线是“让美声流行起来”。美声和歌剧会结合的更紧密,对于音乐剧来说又是另一个领域了。回过头来看,可以发现音乐剧要比歌剧更“出圈”,热度最高的‘双云’——阿云嘎和郑云龙,都是音乐剧演员。

  节目通过第一轮冷启动已经有了足够的粉丝基础,第一季粉丝活跃度的持续性和延展性,也让第二季的预热工作轻松了许多。根据市场反馈,节目在定位上也已经做出了方向性的调整。

  市场的反馈,也带来了一个问题。选手中音乐剧和歌剧演员各占一半,第二季在歌曲的呈现上,该如何面对歌剧壁垒更高的问题,歌剧演员又该如何自处?

  廖昌永在开播前的发布会上告诉刺猬公社:“我希望歌剧演员们在节目中,尽量多的展示歌剧方面的才华,让大家了解歌剧这门400多年的艺术。当然节目有它制作的亮点和考量,歌剧演员可以唱很多其他作品,做跨界融合,这对于他们,特别是在校学生来讲是比较困难的,但是对我们唱歌剧也是有帮助的。”

  新一季选角,依然保持了第一季高学历、高水平的特色。选角组走遍了国内各大艺术院校和院团,并奔赴欧洲和北美进行进行成员招募。

  第一季成员高天鹤这样评价第二季的阵容:“如果说我们第一季是‘神仙打架’,那么第二季就是‘魔王斗法’。”

  比较两季的成员,第一季有“音乐剧王子”阿云嘎、郑云龙,第二季就有更资深的“音乐剧国王”郑棋元、刘岩;第一季有央音上音专业第一的“南北双一”张超、蔡程昱,第二季就有四位成员带着“第一”光环强势入选;第一季有“音乐界的哈佛”茱莉亚音乐学院全A硕士毕业的贾凡,第二季有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全满绩博士毕业的袁广泉……

  节目监制沈欣透露,第二季将会打破音乐类节目惯用的音乐总监制,改为邀约多位重磅的音乐制作人。除了去年的音乐制作人的张筱真,还有参加过北京奥运会音乐编曲的赵兆,以及在《歌手》节目中为“阿龙川蔡”保驾护航的音乐制作人Nick。梅溪湖女孩熟悉的马克老师也会作为乐队总监,和制作人共同来保证音乐作品的质量和多元性。

  除了人员阵容,节目在成员组队、表演、点评等不同环节都会有策划上的更新与升级。不同于第一季由成员自己选择席位入座,在昨晚播出的第一期节目中,成员的初次席位选座,就改为由十五位行业出品人共同进行首次首席和替补认定。

  在内容方面,尚雯婕表示,“在整个市场的审美已经被提升的情况下,第二季大家能做的就是往前一步,可以向市场上释放更加多的信息和专业知识,让观众理解究竟什么是歌剧,什么是音乐剧,区别在哪里,两种音乐的魅力和价值在哪里……可以比第一季讲得更多。”

  播出时间撞上了老牌音乐评论综艺《中国好声音》。从收视率的对比来看,《中国好声音》以压倒性优势取胜,收视直接破2。

  《中国好声音》已经举办了7年,节目的知名度可以排在国内音乐类综艺的前三甲。曾有媒体报道,从2005年-2016年,在历年综艺节目收视率统计的前十名中,《中国好声音》独占4席。强势的收视率让赞助商们每年都会上演一场独家总冠名权争夺战。

  最重要的是,《中国好声音》不小众,歌曲演绎以流行歌为主,受众面更广,比起美声类音乐,观众更容易接受。节目也会考虑到对选手故事的呈现,特别是素人选手,更能拉近与观众之间的距离,产生共鸣。

  第一季最打动粉丝的是“36子”,他们自在真实,在节目中往往能碰撞出有意思的化学反应。

  节目播出第一期,新成员们在业务水平上可圈可点。但是“化学反应”讲究天时地利,新的36个人还需要磨合碰撞。已经有粉丝开始吐槽“剧本尴尬”的问题,“我觉得它正在丧失声一吸引我的纯净、专业、专注的特质”。

  其次,市场激活后,除了为演员和剧作带来机会,更有投机者只顾着利用热门成员的“流量”进行签约或合作,而忽略演出或剧制本身的质量效果。

  半个月前,聚橙主办的“Gala音乐剧明星集锦音乐会”(其中有声入人心成员阿云嘎、郑云龙、高杨、丁辉)的深圳场,有观众反应,不仅过半场席位以1280元卖出最高价,演出时间也只有87分钟,相比官方介绍的120分钟缩水了四分之一。

  有人把这些现象归咎于“饭圈文化”的原罪,加以抵制,还有的人对参加第二季的行业前辈进行抨击,认为他们是选择了个人发展,而抛弃了社会责任。

  这样的负面影响其实不该加诸到成员或节目身上,但是《声入人心》第二季依然会面临这样质疑的声音,难以控制的“饭圈文化”对于节目本身的出圈又产生了无形的压力。

Power by DedeCms